• 更新时间:2019-07-16
  • “嗯~~~,不行的,大人,不可以。”女孩轻轻的喘息与那幼嫩无力的推拒让朱鹏更加兽性如狂,此时那一双大手已经如灵蛇一般钻进了女孩衣襟,在淡淡的月光下,女孩半露的肌肤洁白明亮的耀眼。欲火当头真是什么都不顾了,什么三十级前破身降低突破几率,什么过早的享受性AI容易腐化意志,美色当前那是什么都不顾了,而且朱鹏自负,以自己的素质别说破身,就算年年破,天天破,时时破,也能杀入三十级,固化百年青春。“咱们这算是车震吧。”朱鹏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嗯!??”轻轻喘息夹杂着呢喃的鼻音。“不,没什么么,咱们继续。”就在朱鹏要发起总攻时,女孩的双手缓缓却坚决的将朱鹏推开,细嫩的小手推在朱鹏裸露结实的胸膛上,却是不住的颤抖。“那咱们就这样白白的帮他??太不划算了,咱们什么时候离去呀?”哈达皱眉问道,“为什么离去,你还能再在哪里找到这有这么多怪物聚集任凭咱们刷怪升级暴装备的刷新点吗?”伊丽莎奇怪的反问道,“嗯~~找不到。”哈达回想了一下这两天自己暴长的经验条,最后摇了摇大头,回以否定。“所以呀,咱们就算要走,也要等城将要破争取到足够利益后再走,有回城卷轴,有足够厚黑的脸皮,在这里根本就全无危险呀。装备和金钱都不算什么,但这大群大群的怪物狂刷,却可以大大缩短我们成长的时间呀。”伊丽莎轻笑着说。显露出穿越者无比的皮厚心黑,哈达完全的拜服了。可以说此时的朱鹏就是他们不断杀怪升级暴装备的最大依仗,他的生死,哈达怎么可能不关心呢。

    朱鹏上前轻轻拍打女孩的肩头,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想开些,不是没事吗,并没有人因此受到伤害,可见大家还都是比较克制的。”朱鹏本意只是安慰,却没想到茱莉雅的反应竟然出奇的强烈,一把甩开朱鹏的手臂,回过头脸怒声道:“你知道什么,正因为大家都在克制,所以罗格营的转职者战士才会频频战败,处于劣势呀,三十多场争斗居然只赢了三场,你知道那些龙之大陆的战士现在已经嚣张到什么地步了吗,要不是不准使用技能,我们又怎么会如此的吃力,如此的吃力。”女孩咬牙切齿,看样子也是吃过龙之大陆转职者的亏。“总之”女孩突然凑近朱鹏,如兰的吐气甚至喷吐在朱鹏脸颊上,缓声道:“总之,这次特意叫你过来,就是让你稍稍打压一下龙之大陆转职者的气焰,不然,不说阿卡拉和卡夏大人会十分的头疼呀,就是我们也咽不下这口气呀。”哈达借着聚气指环的威势一反刚刚的狼狈,压着骷髅小白进行打击,就在这时,数瓶红色的药瓶从人群中飞出,正砸在骷髅小白的头上,骷髅小白那全身都金灿灿的骨骼,刷的一下就被侵染成了红色,更恐怖的是,那些血红的药剂一滴都没浪费,从头顶流淌而下还没到它脚裸,就被那金色的骨骼如海绵一般吸食一空,此时的骷髅小白全身都如同赤金铸成的一样,虽然血量并没有任何的回升,但全身都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威势,呼的一盾,直接就把哈达顶了回去,大刀再舞。

    作者语:今天中午狂风暴雨骤起,疑似有道友渡劫,网吧从中午十二点四十五停电,一直停到现在才好,所以今天发的晚了,对不想各位。阵法之道,将方寸之地演化无穷大小,千般变幻。当大量的魔物真正步入八阵图后,那些原本还对朱鹏轻易放弃防线微微不满不解的转职者就彻底的服气了。海量的怪物一入八阵图中,便如同没了头的苍蝇一般,明明就在一处不大的地方绕着弯转着圈,但那些怪物就是那么乐此不疲,乐在其中,甚至于乐不可支。似乎它们辛辛苦苦打进城来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打砸抢(城管)杀,就是为了进来捉迷藏一般。